奶昔文學網—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!

您的位置 : 奶昔文學網 > 男生頻道 > 都市生活 > 極品狂人
極品狂人

極品狂人 飛廉將軍 著

已完結 陳召遠楊薇薇 耽美古代女強搞笑

更新時間:2019-10-27 13:41:05
主人公叫陳召遠楊薇薇的書名叫《極品狂人》,這本小說的作者是飛廉將軍所編寫的都市生活類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了:陳召遠七年前打暈了意圖強暴青梅竹馬的初戀楊薇薇的校長之子,誤以為將對方打死,遠遁海外,,回歸家鄉宜城。回家后,不小心將門弄壞,被父親誤以以為是對頭派來上門為非作歹的爪牙,準備拼命。一番解釋,父母才認出他是逃亡多年的兒子,抱頭痛哭。召遠問父母剛才過激行為的原因,父母不語,這個時候正好來過的楊薇薇見到他,以為他是挾持陳父陳母的混混,想打他,解釋后才發現是自己的初戀,激動之后,像陳召遠解釋這一切都是東郊的馬三干的。原來陳府前些年包了馬三的工程,工程完結之后馬三賴賬。陳父用自己錢墊付工程隊后,傾家蕩產,找馬三要賬,卻被對方打了一頓。連弟弟都被打成腦震蕩昏迷。還經常派混混來騷擾打砸……...
展開全部
推薦指數:
在線閱讀
章節預覽

陳召遠坐在那兒吃著麻辣燙,并沒有打理對方。待得喝完最后一口湯,他方才滿足地打了一個飽嗝,然后自顧自地對著云婷說道:“這里的麻辣燙味道不錯。”

云婷撥起眼角下垂的青絲,莞爾輕笑道:“我也覺得不錯。”

陳召遠繼續說道:“原本我覺得這是一個挺浪漫的場景,只是被幾只煩人的蒼蠅破壞了氣氛。”

煩人的蒼蠅?指的自然是那幾名混混。

啪!

其中一名混混一腳踩在凳子上,狠狠地一拍桌子,怒著道:“小子,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!”

陳召遠依然沒有搭理,全然將他們當成是空氣,看著云婷,笑問道:“吃飽了嗎?”

云婷微微點頭,應道:“嗯。”

陳召遠嘴角泛起一抹冷意,他直接伸手拽住了那名混混的脖子,然后將其奮力一扣,冷聲道:“我請你吃麻辣燙!”

哐!

那名混混的臉直接被扣在了麻辣燙的碗里,只是碗太小臉太大,無法全部扣進去,不過即便如此,那股占到眼睛的辣盡也讓那名混混‘嗷嗷嗷’的慘叫不止。

另外幾名混混以及那名紫發老大都看傻眼了。他們原本還一副戲謔得瑟的模樣,可是卻不曾想到對方竟然敢動手。

“媽的。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雜毛竟然敢動你浪哥的人。簡直就是找死!”紫發老大怒了,招手喝道:“弟幾個,教他做人!”

“好嘞。老大。”

“正好好久沒有活動了,我也怪手癢的。”

于是,那幾名混混快步向著陳召遠猛撲了過去。

彭!

陳召遠拽著之前那名混混拋了過去。

一瞬間,那幾名飛沖而來的家伙都唄彈開了。

盡皆倒地!

周遭的眾人早已經躲得遠遠的了,但這一幕情形也讓他們看得癡呆。這家伙是傳說中的武打高手嗎?以一敵多數,卻不費吹灰之力。

王浪驚得來不及反應過來,卻已感覺脖頸處一陣緊繃的疼痛,緊接著,他便感到呼吸異常的困難,喉嚨里只能發出一陣嘶啞的聲音。那種痛苦難受的感覺使得他的面色憋得通紅,整個人近乎都快要崩潰了。

陳召遠冷笑著道:“你剛才不是很囂張嗎?說話啊。”

“唔唔唔——”王浪使勁的掙扎,可是扣著他脖子的手就像是鐵鉗一樣將他死死束縛無力掙脫。說話?你特么掐著我的脖子讓我怎么說話啊。

“不吭聲是吧?”陳召遠冷哼一聲,直接將其整個人重重地摔在了地面上,然后一腳踐踏在了他的胸口。

王浪只感覺自己胸口猶如窒息般的難受,好在脖子得到了短暫的放松,他深緩了一口氣,雙眼怒瞪著陳召遠,嘶吼著道:“小子,識相的我奉勸你趕緊放開我!你特么知道老子是誰嗎?”

啪!

陳召遠俯下身子猛地打了他一記耳光,怒罵道:“沒有人可以在我面前稱老子,我特么管你是誰!我若是不放開你呢?你又能奈何?”

忍受著面部抽搐的疼痛,王浪發瘋似得大叫道:“好好好。我告訴你,你這是在找死!”

“找死是吧?”陳召遠笑了。他抬起腳狠狠地踐踏王浪的面頰。

很快的,王浪的一頭紫發凌亂的如馬蜂窩一般,整張臉更是血跡斑斑丑陋不堪。

“咳。”王浪終于忍不住從喉嚨里咳出了一口血。

另外一名混混悄悄的從地面爬起來,抄起一把椅子欲要從背后偷襲陳召遠,卻被他一腳踹飛了除去,暴喝道:“滾!”

于是,那名混混捂著腹部再也爬不起來了。

云婷則是坐在那兒,靜靜地看著這一幕,就像是一個旁觀者在觀望一場上演的好戲一樣。

周遭的吃客早已嚇得躲遠,生怕殃及自己而不敢靠近。

陳召遠看向云婷,嘴角泛笑地道:“還算滿意吧?”

“不錯。”云婷微微點頭。“算是一個稱職的保鏢。”

陳召遠摸了摸鼻子。稱職的保鏢?若不是然姐要求,他才不會做這狗屁保鏢呢。

他回掃了王浪等人一眼,怒聲喝道:“還不快滾!”

這時,有兩名混混已從地面上爬起來,他們踉蹌著過來將王浪攙扶起來:“老大我們走!”

王浪雙腿發顫,整個人站立不穩,臨走之時,還不忘怒瞪陳召遠一眼,甩下一句狠話:“小子,你完了!我記住你了!我絕對會讓你生不如死的!”

陳召遠卻是不在意,想讓自己生不如死的人實在太多太多了。這種小癟三,他還針沒放在眼里。

“老板,多少錢?”云婷站立起身,向著里頭問道。

那老板一直躲在里面,不敢出來,他只是做小本生意的,這些個流氓混混,他可招惹不起啊。

直至那些混混離去,聽到了聲音,他才慢慢悠悠的從里面小跑出來,當看到陳召遠那一副兇煞的模樣,他連忙擺手道:“不要錢。不要錢了。”

事到如今,他還哪敢收錢啊。他只求盡快的將眼前這尊大佛給請走。

“吃飯付錢天經地義。”云婷不樂意了。掏出一張百元大鈔遞給老板:“怎么可以不要錢呢。那我們豈不是吃了霸王餐了?如果是這樣的話,那我們跟那些個混混流氓似乎也沒什么兩樣了。”

“這……”老板有些為難,但最終還是接過了云婷手中的錢。他聲音發顫地道:“好吧。總共是五十六塊,我這就找您錢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云婷則是大氣地擺了擺手,然后又掏出了兩張紅鈔擱在桌上。“這些當是作為損壞的賠償。”

老板神色有些復雜,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了。

緊接著,那名老板的女兒小跑了出來,督促著道:“你們趕緊走吧。一會兒他們可要帶人過來了。他們可是附近街區出了名的混混地痞,聽說是叫什么鐵狼幫的。”

仔細一看,陳召遠倒是發現這是一位清純可人的女孩子,特別是那秀眉間透露出來的些許焦急之色,讓人忍不住想要好好的憐惜一番。

什么鐵狼幫鐵虎幫的,陳召遠統統沒有放在眼里,他不以為然地笑道:“好的。我們知道了,謝謝。”

小說《極品狂人》 第18章 教訓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  1. 耽美小說
  2. 古代小說
  3. 女強小說
  4. 搞笑小說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26选5走势图 福利彩票